尤润钦51779

好好说话不行,非得觉得我是来吵架的,我都说了把ky的tag删一下再骂我,删没删啊?


请CP粉 圈!地!自!萌!

占tag致歉(经评论提醒加上。)

双人的东西,不要!放!单人tag!

我们尊重你们萌CP的权力,

也请你们尊重我们不萌CP的权力!

朱白tag、朱白衍生tag、巍澜衍生tag、剧版镇魂tag、龙宇tag、白居tag、居白tag、居白衍生tag、角色X角色tag……

这么双人tag不够放的吗?一定要加一个单人tag?

我们进来看自己演员的角色tag,结果全是你们CP粉的拉郎。

试问你们进来找CP粉发现有人拆了你们CP拉个不相关人员还放这个tag你们恶不恶心?

请不要给另一位演员招黑行不行?

请给我们一个萌单人的行不行?

稍稍尊重一下我们行不行?

我们在老福特上唯一的要求就是圈你们自己的tag自萌,

给彼此一点尊重吧,

让这个夏天不要这么一地鸡毛了。

双人的东西不要再加单人tag了

只要你带了两个人,就不要再加单人tag。真想和别人分享你可以单独放一份不带其他人的。

这事就像你开车要靠右行一样不单单是规矩,也是做人起码的一点原则。

我们需要一点尊重,行吗?

再重申,带了其他人就不要加单人tag了,给彼此一点尊重!不要让这个夏天一地鸡毛!

讲真,我觉得我可以计划一下怎么把这些热衷于拉郎的东西赶出这个单人tag。微博搞完这波还在单人tag放拉郎,我打算挨个骂一顿。


老子今天来这找粮,再次激情diss把乱七八糟的拉郎发到单人角色tag的东西!!!

妈的!!!


这个单人角色tag也一堆衍生……妈的,气死老子。今天也是想打死镇魂cp狗的一天。


讲道理,双人的东西为什么还是会放单人tag里,自己放的是双人的就放双人tag,而不是双人里也有这个人所以可以放他单人tag。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林泽初一直都知道,为利所来的迟早会来。
    上元的花灯,点亮了世界。普天同庆,然后人们继续上路,追逐利益。但只活在阴暗世界的人,不需要灯火。林泽初不需要,别人也不需要。
    上元节当晚,彭城城外三里农庄中,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老乔和媳妇住在这里几十年了,村里人和善热情,对路人带着与生俱来的善意。都是来来往往的商人,谁还没个难处呢?村里也有年轻人随着城中商队上路了,都是些孩子啊。
    但老乔住在村口,远离了人群。在庄稼地里守夜,老两口带着小孙子睡了。
    门口有人敲响了门。老乔刚刚把小孙子哄睡着。声音一响,孩子又哭了。老乔无奈,叫了老伴去开门。
    门外只有一个年轻人,衣着朴素干净,面上没有表情。老两口不知道这是因为那一张不是他真正的脸,他们答应了他借宿一晚的请求,把那孩子引进家门。但小孙子看见这人,哭得更厉害了。
    老乔只能向他讪笑,让老伴把孩子抱到别的房间。在年轻人向他询问城主的情况时,老乔更仔细地说了。
    老乔的老伴抱着小孩,哦哦哦地轻轻晃动,很快不安的孩子又入睡了。老伴把孩子抱出来,却发现屋子里没人了。
    “老头子?”没有人回答他“小后生?”她慌了,抱着想把孩子放下去找人,却又害怕没有人时孩子会出意外。犹豫再三,又把孩子抱到后屋藏起来。但她没到目的地,就已经发昏,很快倒在地上。怀里的孩子也摔在地上,没有任何生息。
    年轻人很快回来了,抱起孩子拖着老婆子就往外走。不远处的小林子里,老乔已经躺在那里了。年轻人把人堆在一起,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瓷瓶,把药液倒进三人的口中。
    上元的灯还亮着,小屋里灯火通明,却找不到幽暗的小树林。
    他把猎物拖进黑暗里,然后无声无息地杀死。只为给某个人一个挑衅。
    今晚还有不少人走在灯下,然后消失在黑暗里。到天明,无表情的年轻人到达城门口时,衣裳依旧干净。
   
天明时,狂欢一夜的人还在休息。林府中,四位夫人都在睡。年轻的孩子和出去玩闹的吓人们也还在睡。林泽初已经坐在院子里了。他正在为自己沏茶。不慌不忙的,动作柔缓,把茶水倒入杯中。旁边的小侍女静静站立。春风料峭,吹起了薄薄的雾气。青年像一副画一样淡然又优雅。
    林浩晨蹲在门口,觉得自己格外不顺眼。
    “大哥!”他大声叫,把小侍女吓得一抖。
    林泽没有立刻回答,一直等到水都倒完了,才转头冲他竖拇指:“嘘,别吵着别人。”然后又慢慢扇起小扇,给茶水降温。
    “……哥,”林浩晨看他那样,有点急,扑了过来。“大哥,我已经把家里的厉害功法都练过了,感觉很不好。”
    “你那是练岔气了吧。”林泽初笑。
    “不啊哥,你有没有那个……”
    “没有。”
    “哥,”林浩晨发出两声嘿嘿,“刚刚我出现的很突然吧?”
    “还好。”
    “那你怎么没被吓到?”
    林泽初看了他一眼,带着疑惑的样子,“为什么要吓到?难道我那么多年的术都是白练的?”
    林浩晨道:“不,哥,我觉得,其实你没有像传言的那样,失去了修为对吧?”边说边捧起了那杯茶,喝了一口,对适宜的温度赞许点头,“真好喝,和小时候的味道一样。”
    “……小时候没给你泡过茶,那时候你怕大点。”林泽初撇他。
    “嘿嘿嘿……”目的达到了。
    “去开门吧。”林泽初突然说。
    林浩晨疑惑,奇怪的看他,“什么门?有人敲门吗?我怎么没听见?”
    林泽初朝大门的方向看去,呵呵笑了两声。
“……”看起来好像很厉害。
   

        西南彭城,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相应的,也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彭城是西南十八城最大的一座城池。其强大实力体现在军力和财力上。少有战乱又开放市场,彭城聚集了南北商人,繁华得犹如帝都。城主林如守的祖父,手段铁血强硬,治军有力,打下彭城强大的基础。如今后人们乘着祖父的大树,成为西南最强大的家族之一。
        今天是上元节,处处张灯结彩,日夜歌舞奏乐。入夜时分,没有宵禁的城喧闹如白昼,被灯笼映红的街道,照亮了姑娘桃花般的笑颜。城主府内,早已为上元佳节做好准备。甚至丫鬟们还提前为府上公子小姐们做好了孔明灯。偌大林府,城主已经吩咐,府上所有想出去玩的下人,只要完成了当天的工作份额,就可以自由外出。于是林府又少了一半人。不过没有关系,反正所有没有做完的事明天还是有人做。
        林泽初端坐在窗前,点着一只蜡烛,工工整整写下“灯下伊人如旧”的诗句。照亮了案几和纸笔的,不知是上元节的灯还是这十五的月亮。
        这位林府大公子,总是透着股凄凉。
        忽然有人敲门,咚咚咚一叠声响不停。林泽初开门,却没有看到人,于是低头,果然门槛外站着一个小小的女娃,裹得像个小团子。小团子叫了一声:“泽初哥哥!”林泽初把孩子抱起来,心知是父亲来叫他去前院了吧。小团子道:“事了爹爹让我来了找你的,大娘二娘三娘四娘和其他哥哥姐姐都在了等你哦了。”林泽笑,点了点小女孩的鼻尖:“好,马上就到了。”
        林如守有四房妻子,四位奶奶各自美貌各有性格,却相处和睦,几个子女也少有矛盾,令人钦羡。而长子林泽初生,缺失早去世。
        林涵容是四娘一堆龙凤胎之一的女儿,七岁有余,也是林府最小的孩子。林泽初抱着妹妹来到前院。开阔的花园少有园林常见的假山,倒是树种了不少。月光漏下疏影,在人们脸上。林泽初来到是,享乐已经开始。怀里的林涵容立刻离开大哥的怀抱,大叫的一声“娘”被淹没在喧嚣里。四位夫人聚了一桌麻将,正在行头上。他们的孩子十岁不到至二十有余的年纪都有,凑成几堆吃着说着闹着,兴上心头还比划两招各自的功夫。
        林如守只在一旁,四处指指点点,被嫌弃了就换个地方,继续指指点点。
        林泽初过来,对父亲行礼:“父亲。”林如守正告诉自己最年轻最温柔的老婆下一张牌该怎么出,被大儿子严肃地招呼了也就不好再闹,对林泽初道:“终于舍得出来了?你不是这辈子都不见人了吗?”
        林泽初笑:“父亲说笑了。”
        林如守看他这样,知道他不愿再做交谈,暗自叹息。
        这世间有各种武功秘法,有的四处可学有的千金难求。其中一种,能御五行之气,是最高级的秘法之一。彭城林家,收藏了许多难得一见的武功和秘法,但能修五行之术者,只林泽初一人。这是一段神奇的渊源,林泽初十岁便告别父母,跟随一位世外高人修习秘术。不满二十,已经在秘术师中占有一席之地。正当所以人都认为他前途无量时,他忽然废了一身修为,狼狈归家。秘术师都为之惋惜,但他的家人和千千万万彭城人,都对秘术师知之甚少,只知道林城主的长子年幼离家,要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却不知为何在二十岁年轻气盛时回来,不愿见到任何人,不出房门,从此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身为父亲,林如守只能保护儿子不受外人的干扰,尊重儿子的意愿。今天若不是上元节,林泽初也不会离开房间了。即使如此,他也和家人们十分生疏。也是,他离家是,正是弟妹们长大之时,他们确实该是生疏的。也只有那从小被宠爱得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儿林涵容能跑来缠他,和他熟一点。想到小女儿,林如守想到她温柔的母亲。看她打牌的样子,似乎畏首畏尾的,还是有些怯懦啊……林如守看看看看林泽初,他早已副“您随意”的姿态,一边玩树去了。
        于是林如守继续指导四娘打牌了。
        林如守治家随意,没有那么多藩篱和限制,大家像同年有人一样,熟悉亲切,除了林泽初。
        ……还真是有些寂寞啊。林泽初想,苦笑着甩甩头:既然是自己的选择,就不要去纠结什么。但是,总感觉这次的上元节会不安宁啊……
        月上柳梢头,已经到午夜,风中飘来街市的喧嚣,混合着花灯的色彩。林泽初隐隐听见破风声,从城外传来。
        以此为由,他偷偷地离开。绕过主屋,来到他住的厢房。
        风中有窃窃私语。
        林泽初竖起手指,慢慢转身,寻找声音最清晰的方向……是在南方?会从大门直接进来?林泽初诧异。ta他闭上眼,想听得更清晰。在他的耳中,一阵一阵的尖锐声音刺伤耳朵:“风系……药、药……圣子,找到了……主人……抓他……”林泽初睁开眼,歪了歪头,注意力集中到声音的来源处。他轻轻开口:“不可能。别走了,会死。”无人听见,听见的却不注意。
         侧耳细听,什么也没有。林浩晨看着自家大哥走路停下转圈说话的行为,觉得大哥大概是脑子坏了?
        林泽初抬手在耳朵边做聚拢状,仔细听着本该越来越大的尖锐声音了,渐渐因为主人的消亡而变小消失,勾起唇笑了笑。
        林浩晨惊悚。
        他小时候是林泽初照顾的,对这位大哥带着亲切。记忆中大哥就这样浅浅一笑,然后把欺负他的人一顿暴打。林浩晨心生诧异。于是也学他听什么声音的动作。
        一声尖叫撞进耳朵:“先抓你!就能抓他!”
       

一片昏黑的天色,分不清是夜晚还是乌云,沉沉地压到头顶。我坐在一叶小小的竹排上,没有意识,无法集中注意力。但是我知道猪排在走,顺着奔腾的河水,不知冲向何方。
    耳边有朦胧的雨声,终于下起了倾盆大雨。
    我还是在竹排上,心里有了一个目标,我想我该去那个地方,可是我也不知道那是哪。从竹排上站起来时,才发现自己原来穿了短打,披着蓑衣和斗笠,一片还有我的一把剑。原来这是个武侠世界啊。
    可是我不知道我在哪。天太黑,河水太曲折,仿佛迷宫。我站起来,不知今夕何夕。
    于是不再管它,继续顺水漂流。
    眼睁睁看着自己消失在昏黑的天际。

         符离说不, 一口拒绝。
        李鸿纤叹着气,说:“你妹妹是不是踩了他一脚?他本来能活的,现在被她踩死了,你要负责。”然后走了。符离想了想,还是决定把那人扔了。一定会有麻烦事,父亲说过的,不能留奇怪的人。而且老神棍也一定有阴谋,这是他第一次来着屋里,一起都是在菜园子的!
          但是符桃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我还没养过什么小动物……”符离就心软。
         留吧留吧,不就捡了个全身都莫名其妙的人吗?我们家住在这好多年,不会出什么事的,不会的……吧。
        三天后符离终于找到了他的小鸽子,果然是被吃掉了,一身羽毛和骨头藏在他的菜园中央,被菜叶子盖住。
        血肉都没有了,骨头还保持着生前飞翔的样子,甚至腿上的信筒都还完好。
       符离心想山上的果然是神棍,连只鸽子也看不住,这是被什么东西给吃了?寄生的虫子?飞头鬼?鬼彘?不会是动物吃的吧!
        ……是不是和那个人有什么关系?符离想。
       日头正好,风略过槐树林,耳旁都是沙沙声,有点不知名的花草香。符离把父母留下的菜园打理得很好,菜长得不错,野草长的也好,还有各种小虫子,和各种小动物,大家一起相处愉快。
        符离叼了根草,躺着望天。
        符桃拎着一个食盒,牵着一个人,挡在符离的天空下。
       “走开,”符离说。
         “哥哥。”符桃软糯糯地叫了声,“哥哥你看,他是活的!”
         符离:“……活的就好,你说谁?”符离抬起头,看见了妹妹后面跟着的人。
         挺好看的少年,完全看不出三天前炭一样的肤色,白白净净的,是个少爷,不好养。哟,性格还内向?更不好养了,扔了吧。
        少年和符离对视了会儿,移开了目光。这个人,很有看着随和,但很有压迫感。犹豫了一下,又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符离说:“我……叫谌念潭。”然后没了动静。
        但是任他兀自别扭,符离兄妹已经坐下开始吃东西了。“坐下休息吧。”符离招呼他,语气随意。
        符离一吃就知道这不是自家傻妹妹的手艺,他感觉这简单的炒白菜硬生生的透出一股虎落平阳的味道,就是一个大厨,天天做山珍海味,一下子只能炒家常菜的感觉。……还是别扭。
        “哥哥!”从妹妹出生起,符离就一直照顾她。对放在心里疼爱的亲人,她只需要叫一声符离就知道小丫头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于是对少年说:“谌那啥是吧,”“谌念潭。”“嗯,要不要一起?”符桃一脸期待的样子,少年还以为是要一起吃。最后被塞了把锄头的时候还有点懵。懵完了,就开始干活了。他们什么问题都不问的吗?正常人不应该先知道了别人的底细太能把人留下,再决定让他干啥的吗?谌念潭刚刚醒来时这个小女孩没有问什么,只说自己终于有宠物了……他还以为是孩子小不懂事,怎么这个哥哥也这样!谌念潭卖力干活,伴着兄妹二人的叽叽喳喳指导的声音,把地锄了一天地……毕竟是救命恩人,还是忍着比较好。
        但是该知道的问题还是要知道的。符离早就知道了。毕竟他还有好多鸽子,除了上山蹭吃骂人还能干点有用的,五个神棍已经把少年的情况说了七七八八了。但他就是不跟这人说,看他什么时候憋不住了自己说。
         当晚,符离先憋不住了。
        “搬家?为什么?鸽子还没找到,小潭子还什么都没学呢!”符桃不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