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闰钦51779

   the chess–board is the world,the pieces are the phenonema of the universe;the rules of the game are that we call the laws of nature;the player on the other side is hidden from us.we know that the play is always faie just and patient,but also we know the play never overlooks a misstake,or make the smollest allowance for ignorance.

    男孩和女孩青梅竹马,有一天他们一起去学校后面的小餐馆吃饭。
    女:“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男:“嗯,喜欢很久了……”
    女:“来来来说说说说,谁这么那啥,被你喜欢了?”
    男:“……好吧,她是个平胸,有点高,喜欢嘲笑我,很帅,手很大,打篮球打的,还有点懒,不爱洗碗……”
    女:“我知道了,你喜欢隔壁班最帅的那个男生,对不对!”
     男:“……”
     男:“滚,你才喜欢男的。你全家都喜欢男的!”
     女:“嗯,除了我爸,我全家确实都喜欢男的。”
     男:“……”
     女:“那你到底喜欢谁啊,你看你说的是女生吗?”
     男:“你……确实不像女生。”
     女:“喂喂,那个女的像这样啊,她们又不是我,喜欢篮球喜欢运动内衣……唉?”
     男:“哈哈确实像个男生啊,我一直喜欢……你……”
     女:“你说我像个男的?你才像个男的!你全家都像男的!”
     男:“我全家除了我妈都像男的……唉不对,本来就是男的!!!”
     女:“你说你是不是傻?”
     男:“我傻你也傻。”
     ……

    围观党1:“为啥他俩还在说这个事!天天秀恩爱烦!不!烦!”
    围观党2:“还没表白清楚我也是醉了……”
    围观党3:“可不是嘛,这样围观党我们很没劲啊。”
    围观党4:“他们青梅竹马,说清楚就不美好了知道吗,纯洁的初恋啊……给个第三者劈个腿才有意思呢哈哈哈。。。”
    围观党1、2、3:“……老大你赢了老大。。。”

初恋

        某年某月,安欣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那天,安欣过马路时,有一个年轻小伙莽莽撞撞地,差点被车撞到。安欣正好在旁边,爆发了自己十年来身体素质和武术素养,及时把人扯到安全地带。然后,从路边衣服店里出来一人,目睹了这一幕,逮着那小伙开始教训,又回头跟她道谢。然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这位大姐长得好像我一朋友,呃,是个很好看的朋友……”那人见安欣眯起眼睛,加了一句。可是安欣已经为“大姐”这个称呼生气了。“呦,”她不爽地招呼回去:“这不是我叶叔叔家臭不要脸的叶南吗?”语气上扬,带着嘲讽和不屑。“你朋友有我好看?”还有一丝刻意掩饰的惊喜。
         于是那人笑了。旁边的刚刚被他教训的小伙子迷茫地看着他们。
         那天是阴天,街上行人很少,那家店是一家重庆小吃店,麻辣烫的味道飘出来。安欣结束了一天的体能训练,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身黑白的运动装,在救人时那面包车擦出一片灰灰的伤痕。
        喜欢他是在十五岁的夏天。
        他们是邻居,安欣家境优渥,但父母喜欢放养;他家境一般,但家教严格甚至严苛。叶南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叫叶北。这么简单粗暴的名字十分符合这家人的风格。话虽如此,叶北成年后是一个很乖很羞涩的人,同时又独立又固执。安欣觉得他不好管,这样的性格会很有魅力,却必然会与父母冲突。果然,二十三岁那年叶北带着自己喜欢而父母不喜欢的女孩穿过了半个中国,去了西南。而叶南……安欣不知道叶南成年后怎样,十五岁那年叶南就自己一个人带着身份证和三百块钱去了南方。听说是去了杭州,还是苏州来着,也没人清楚。十五岁的豆蔻年华,安欣心安理得的过着猪一样的生活。她经常和叶家兄弟一起玩,大家邻居又在一起上学。那时候她和叶南天天斗嘴,和叶北就和和气气的。每次看他俩考到了第二第三名,还是会被父母骂,安欣觉得自己能考到前二十还可以吃吃混混简直不能更美好。
        也就是那段时间叶南迷上了电脑游戏。他们家并没有电脑。安欣就常常和他们兄弟一起去网吧。小公主安欣才知道原来时间还有这样的人生百态:电脑屏幕苍白着脸还在网游里PK的少年;吃着泡面也不得消停被试来试去的小网管;和别人看不顺眼了随口就骂的社会小青年;老板找来看场子的小混混……有一天叶北倦了网游,在网吧外打发时间,叶南在网吧里和人组队刷本,却不知怎的起了冲突。那天,安欣只记得前一分钟还和她斗嘴的叶南,把她护在身后,让她快点离开网吧,赶紧回家。安欣自然是不丢下他一个人的。叶南说你又打不过他们,赶紧叫我爸妈来救我!等到安欣和叶北回家叫了两家大人来时,叶南已经被送到医院。安欣在医院陪了他一个星期。期间又是一次一次鸡飞狗跳的吵嘴。叶南说都是安欣的错,不然他不会被打得那么惨,你早点走我也就早点溜了!安欣红着眼吼他“是你自己笨,明明知道他们那些不是好人,还和他们混,知道他们要打人了就叫我走,自己不会走吗?又没人认识我!”叶南说这叫舍己为人,叫我情操高尚小郎君……他又在胡说八道了。每次他这样就说明他服软了,又一次拜倒在安欣的牛仔裤下。安欣却知道这又是在安慰她。这人就是这样,好好说事时就插科打诨,十分恶劣,也就在父母面前老实点。
         一个星期后,叶南出院了。往后一个月,他都找借口来安欣家里玩电脑游戏。直到被他的父母发现,拎回去一顿胖揍。安欣没有再看见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叶北说他离家出走了。叶北还说,他们兄弟去网吧的钱,都是自己挣得。安欣惊奇,她一直没发现,几乎以为他们是偷的钱了。叶北说,他们之前加入了一个网吧工作室性质的网游公会,能拿到够网费的工资。那天叶北退出了公会,就先出来到处晃荡。叶南就报酬问题跟人吵起来了。再后来,那笨蛋死不认错,最终进了医院。
       安欣却觉得不对,叶南不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他是个能屈能申的大丈夫。死不认错这么英勇的事,不像他的画风。然后她想明白了,在叶南离开一个星期,她发现他留在她电脑里的告白信后。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身边,有个女孩子。他知道这网吧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为了能出来上网,叶南尽力和他们说好话。那天他知道要出事了。先打发走了弟弟,再打发走自己,然后故意激怒他们--他想着自己身边有个女孩子。他担心那些人会来骚扰女孩子,安欣这个小公主又打不过他们。不如让他们发泄出来,打自己一顿,就不会去理安欣了。
        时隔多年,安欣再次体会到那人是多么中二。
那些小混混可没空理一个中二病的初中生。
        这件事就此过去了。安欣把叶南的情书精心抄写在本子上,抱着本子睡了一晚,想明年一个问题:这就是自己的初恋啊,虽然没有告过白,虽然都不知道它的存在,虽然失去了才知道这就是爱情,但他们的相处,早就是多年的情侣生活了。他们一起打游戏,一起游鬼屋,一起过情人节……这还不是爱情吗?
         后来安欣去练了柔道。她还记得叶南说的“你又打不过他们”,还有一句“跆拳道观赏性强,中国武术已经是表演性质的了,要打假还是日本的有用啊。”不论真假,安欣毫不犹豫的选了柔道。
        此时,安欣是优秀的大学毕业生,工作体面又清闲。叶南是电竞选手,相当于篮球界的乔丹。
就在这个灰灰的天空下,一个愣头青小子的见证下,分 别十年的初恋情人再次相遇。
         那一天,安欣和他一起送那小子去医院检查,看见他在 吃酸奶,毫不扭捏地做出当街舔瓶盖的动作。
安欣有点囧,用一贯的不耐烦语气问“干嘛呢你?”“喝酸奶啊。”那人答。安欣又怒“大街上吃就算了,你还舔瓶盖!”“不然嘞?喝酸奶舔瓶盖多正常!”那人理直气壮。
         “……”安欣又没词了。那小伙子一个人嘿嘿嘿傻乐起来。安欣怒“吓傻了吗这是?”小子笑着说终于看见南哥有关系比较好的女生了,我们都以为他要和电竞冠军奖牌结婚呢哈哈哈哈……然后被叶南敲后脑勺。
          ……我也再没有关系更亲密的男生了,就算是大学时的男朋友,也比不上你带给我的心动啊。安欣心想。
          这一年,某月,安欣和自己的初恋情人交换了戒指。嗯,就这样,简单的初恋,极致的爱情。

汉家烟尘冲天起
鹰隼试翼九万里
尽兴晚高歌
秋风飒飒立军旗